农村土地流转问题——村官有权私自买卖集体土地,强拆村民房屋吗?

胶州小老百姓 发表于 2014-03-13 10:00:00 | 打印
  农村土地流转问题、
  村委书记偷卖村民土地,难道只有自焚才能救家?
  习近平总书记整治贪官污吏的龙卷风,刮倒了不少部级的大贪官!但是,最贪的,直接祸害一方百姓生活生存的却不是他们,反倒是我们身边的父母村官——村委、街道办事处领导们!
  强拆事件屡禁不止!全国屡见不鲜!2010年宜黄强拆自焚事件引起全国关注。
  
  我是山东省青岛市胶州胶北办事处(原北关办事处)西松园村村民老高的女儿,现在在读大四,学传媒的。我只能用法律武器保护我的家人。
  强拆落到自己头上,一定要与恶势力斗争到底!

  这不是故事,这是事实。
  以下我父亲的名字隐去,用老高代替。

  【十年之前】
  2003年6月,老高以1万元每亩的价格与村委签了合同,买了村里闲置的10亩土地获得50年期限工业用地土地使用权和土地转让权。村委有义务协助办理土地产权,却拖着不予以办理。(这个意思就是我们只有合同,没有土地使用证明)


  
  


  2004年村委书记闫进儒提出7万一亩的价格买回土地,老高的工厂已经建好,为了方便工作,老高把家都搬到了这里,于是不同意村书记的提议。
  此事一直搁置,老高却不知村委书记闫进儒暗地筹划一场贪污的阴谋。

  【说说这块地】
  2003年,老高买地那周围一片荒芜,土路到了雨天泥泞不堪。然而,这附近的土地在后来的几年得到北关办事处的重视。老高家隔壁的土地建了胶州市欧宝小学,并且建设了平坦的柏油马路莱州路和胶北法制公园。这附近的地价开始飞涨。老高也很高兴自己原来买的边角地,如今算是宝地了。
  可没想到,十年后,2013年6月的一天,某开发商冷某开着挖掘机到了家门口。说要这土地是他们的,让老高一家搬走。怎么住了10年的家,突然之间变成了别人的,而且还要盖商业用地的住宅区?!


  


  (抢夺照相机企图毁坏证据)
  这货像不像潘长江!!
  


  (2013年6月6日 第一次强拆 在公安局的介入下失败 )



  【原来是这样被卖的!】
  原来,自己居住了10年的这10亩土地,早在2006年就被村委书记偷偷卖给或是送给了马某,挂名为某某食品有限公司作为工业建设用地,并且取得了土地使用证明。因为查不到内情,村里没有召开村民大会或者任何会议也完全没有公示,所以也不知道土地是以什么价格成交。
  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2008年房价开始飞升。2009年马某想把工业建设用地转成商业建设用地,但是要经过土地规划局拍卖,于是这十亩土地在2010年进行拍卖,胸有成竹的马某以为得到村委书记闫某的支持就可以获得这块土地,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土地开发商冷某以60万每亩的价格拍得了10亩土地中靠西边的5.2亩土地。马某拍得东边的4.8亩土地。
  自家土地已经被拍卖的老高却完全被蒙在鼓里。村委书记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卖了早已经卖给村民的土地,从中捞了多少就不为人知。

  【公然违法法律】
  按照《物权法》规定,在土地使用权尚未进行转让的时候,根本不能进行买卖,也就是说拆迁应当在购买土地之前,但目前很多土地都是先卖后拆,已付资金的压力也是开发商不断出现暴力强拆的原因。
  冷某的楼盘已经开工建设,2013年便找上门来要求老高搬家。老高立马找到北关办事处协商。办事处协商的结果是给各方(办事处,村委,开发商)凑80万让老高搬走。十年前的荒地已经是70万了,房价飞涨的现在,拍卖一半的土地价值300万,如今80万就想买走10亩土地和土地上的房屋。真想问一句,父母官们,你们都拿老百姓当傻子吗?!土地的价格应该由专门的土地价格评估机构作出公正合理的评估。不是任何个人或单位单方面拍脑袋决定的!
  事情一拖就是半年,双方对于赔偿的问题始终达不成一致。

  【强拆!黑社会!】
  这半年,开发商想尽办法让老高家搬走,砸烂了老高居住的4间房的后窗。老高无奈安装了摄像头,日夜监控,才没有更大的人员伤害事件发生。
  2014年正月没过,开发商又等不及了,一天天的拖下去,工程费只会无形中浪费。于是,2014年正月十三,挖掘机又开到到老高家门口。经过半天的调解,已经在老高家门口挖了沟的开发商又暂时离去。


  
  
  


  老高想向法院提起诉讼寻求法律援助。可是在法院诉讼的过程比较长,虽然胜诉的可能性很大,可是到时执行力不一定强,而且打官司期间,开发商可等不了。开发商半夜砸了你的家,难道又要上演一出拆迁自焚救家的人间悲剧才会引起政府,社会的重视吗?

  【正义何在!条例只是一张纸吗?】
  2011年1月,被称为新拆迁条例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出台,条例取消了行政强拆,改为需申请法院执行。2011年监察部、国土资源部、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国务院纠风办等四部门发通知指出,拆迁中要充分征求被拆迁人意见,与被拆迁人达不成一致意见时,严禁行政强制拆迁,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采取非法手段逼迫群众搬迁,坚决杜绝暴力拆迁。对连续发生违法违规强制拆迁案件的地区,将追究上一级地方政府主要领导的责任。
  任何政府和单位在被搬迁人未同意搬迁或未经法院裁定强制执行的情况下强行拆毁群众房屋。这不仅侵犯了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更严重激化了社会矛盾,甚至导致极端事件的发生。
  近年来国家出台《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等规定,就是为了给地方拆迁行为戴上一个“紧箍咒”,使违法强拆成为一条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触碰的雷区。
  青岛市胶州北关(胶北)办事处领导和西松园村委书记完全无视国家条例,法律法规,私自买卖集体土地,无视村民利益,结交黑社会打压群众,这种乱作为,在当今越来越透明公开的行政体制之下还能继续横行霸道吗?! 

  此事句句属实,希望广大的媒体朋友和热心网友可以给予公正的评论和建议,民政法的专业律师可以给老高一些法律援助,相信山东省总会有一位清官可以为民做主,中国普通老百姓的利益不能被贪官污吏任意践踏!请求各方积极支援,避免人间悲剧的再次发生!
  我的qq是625635062 请大家给意见!!
  这是老高(我父亲)的微博
  http://weibo.com/5044572491/ 请大家予以转发。

  我爸爸(老高)因为最近强拆压力太大于2月26日凌晨突发脑溢血,诊断为脑干出血,生命危在旦夕。现在在青岛大学附属医院脑科医院ICU病房治疗了15天,现在仍然迷不醒。开发商不闻不问,村书记说不关他事,街道办领导互相推诿,媒体说这种事情全国很多,难道就因为多,所以就不管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顶
  
  整治贪官污吏的龙卷风,刮倒了不少部级的大贪官!但是,最贪的,直接祸害一方百姓生活生存的却不是他们,反倒是我们身边的父母村官.
  为压迫人民的剥削阶级服务是儒家所谓的传统文化、智慧和美德!
  
  磕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之一,而且是作奴才和汉奸的通用礼仪
  拖欠工资,孽待仆人、工人和佣人,符合儒家“礼”。
  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是国粹也。
  恶性竞争,劣胜优汰,是保证奴才不威胁到主人地位的必然结果。

  贪污腐败、剥削压迫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的文化;
  结党营私,敲诈勒索是儒家官僚的智慧和美德。
  欺上瞒下,弄虚作假是儒家的官场文化传统;
  纳妾嫖妓,卖国求荣是儒生的道德文化操守。

  其实下面的民族主义思想,全世界都是一样的。不管多么野蛮、愚昧和落后的传统文化,都自认为是最先进的:

  中国传统文化说:孝者,肖也。也就是孝的基本条件,就是子女要像父母,情感态度价值观技能上要像父母。

  文化深度的深思,反省,更新和进步,甚至革命,确实是中华民族崛起的窍门。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高速发展的原因。

  垄断积累了太多的势能,到达极限的时候,就转化为动能了!
  这就是专制社会崩溃的根本原因。
  也是中国兴衰周期的根本解读。

  中国欲学习发达国家征收遗产税,增加政府财政收入,并且减少贫富差距;

  儒家文人官僚腐败阶级的代言人,群起反对攻击。

  @胶州小老百姓 马克
  村里贪污确实厉害
  
  唉。。遇到这事儿就俩字儿…倒霉。。但愿别把这事儿炒太火,整太大。。前年我家也遇到过,忍气吞声活着就是了。。用比家破人亡的好啊!!!
  咱不能说这世道怎么了。只能说;哪个仓库里都有几只老鼠,只可惜,中央现在在忙着打"老虎",没空管这些老鼠。。
  
  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昆明经济论坛

© 2017-2018 guozilianm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