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十年从商之路

择优 发表于 2009-07-04 11:48:00 | 打印
先声明,题目中的十年只是个概数。我实际从事销售工作的历史比这长很多。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承担了家里种的瓜果和甘蔗销售的任务,所以我最初的销售工作可以追溯到二十一年前,也就是我九岁的那一年,那时候我读小学三年级。
  接着要对我的这个名字做一番解释,这个名字是我对我自己的销售工作做出的最为精辟的总结,销售工作需要时刻进行选择,选择最优的产品,选择最优的客户,选择最优的渠道,选择最优化的方案,不断的调整自己的思路,唯有如此,才不会走进死胡同。所以我取了这个名字:择优。
  我在中学读书的时候,父亲为了供应家中两个孩子读书,就在我们县城租房子做点小的手工业生意,做出来的是一些与我们当地风俗习惯有很大关联的特色的食品,比如端午节,我们那里流行吃松花皮蛋,父亲上半年就做松花皮蛋之类的产品;春节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储备年货,下半年父亲就会做年货。我最开始就走街串巷的叫卖,自行车后面带着两个大竹篓,里面装的就是父亲做的这些东西,走街串巷的叫卖,我几乎走遍了我们县的几个比较富裕的镇子里的每一个村,呵呵,所以到现在,我对我们县的民情还是十分的熟悉,这是非常令我自豪的事情。
  我上中学时,成绩非常好。因为学习方法得当,自学能力较强,不大上课也没什么关系。所以,老师不大管我的学习,每到父亲生意上的旺季,我就会请假去帮我父亲做销售。家里实在是没办法,三个孩子读书,五口人吃饭,父母也是无路口走。
  这种生活很好的磨练了我,脸皮厚了不少,嘴巴呢,也练甜了。当然,客观的说,当年在老家给父亲做销售的时候,买我东西的买主都是相当的好,大概看到一个孩子出来做买卖,不容易吧,都还挺照顾的。我现在回到老家,见到当年来往的一些店铺的店主,他们还能一眼认出来,跟我十分的亲切。
  尽管当时自己不是很成熟,但是还是从这种生活中学到了不少东西,这些东西在我正式从事销售工作后,还是在潜意识中发挥作用,比如:对人真诚、热情,谈话时要落落大方,始终咧嘴傻笑,最大程度的向人展示自己的友善,能答应人家的条件时毫不犹豫、干脆利索的答应,不能答应的时候也是毫不犹豫的提出来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98年我高考,没能考上理想的清华大学,上了一所令我自己很不满意的重点大学。家道也开始变得越发艰难。父亲一个人承受着养家和供两个孩子上大学,实在是很艰难。所以到了大学后,我基本上就处在身无分文的状态。于是开始找家教工作做,但是僧多粥少,而且我的学校所在的城市收入水平不高,家长能出的价钱也十分的低。根本解决不了我所面临的经济问题,那时候我开始到校外去做销售工作。谁知道,这一走就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直到最后,不得不选择退学。
  我上大学后应聘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健身器材专卖公司做推销员,保底工资二百,其余收入只能指望提成。做的第一个单子是为当地海关装一个健身房,很多家公司在抢这个项目,我也十分期待这单子能做下来,因为做下来了,我起码能够赚回来一年的生活费。
  
  
  但是,由于初出道,农村孩子刚到城市,脱不了一身的土里土气,我那时候连身看得过去的西装都买不起,穿的是以前过年的时候,父亲在老家给我买的一套西装,很不合身,到处起皱,腋下还破了,母亲自己补的,那一块儿就特别的搞笑和寒碜。
  这个单子公司早先有个业务员就已经接手做了,但是据说因为谈回扣的事情没谈好,泄密了,导致海关不敢跟我们公司做。所以老板又找了我,让我换个身份去试试,老板注册了有三家体育公司,所以这次让我用另一家体育公司的名义上阵。尽量克服上一个业务员犯的过错。不过遗憾的是,我一样没有做成这个单子。这是我第一次面临这样的客户,需要谈回扣,而且回扣要给得很安全,这种涉及到潜规则的谈判,我从未经历过,一进人家办公室,内心就禁不住打鼓,谈得结结巴巴,最后的结果就是被公司解雇了,支付了第一个月的保底工资,二百块。
  
  
  待续。有空再写。
  首次坐沙发!
  楼主的文字告诉大伙,这绝对又会是一个牛贴!
  排排坐
  期待楼主继续..
  顶下,等着看
  怎么就没有了哦
  公司的同事告诉我另一个公司的业务员把这个单子拿下来了,据说是请了海关的关长泡妞,我听完后很是受了震动,业务都要这么做么?看来搞销售确实很难。这一次的失败使我很不愿意再给人打工。于是我开始绞尽脑汁自己做生意。最容易接触到的就是在学校附近摆地摊了,每天晚上或者周末,我们学校的学生都会在学校门口聚集,那里的地摊生意很火爆。我也进了一些文具,主要是笔和笔记本之类的在那边卖。本钱都是从同县的老乡和班里关系好的同学那里借的,但是做不了多久就发现,这种生意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赚钱。收回本钱都很艰难。
  万分无奈之下,我开始到学校附近的职业中介那里去找机会,因为我要生存下去。其时已经是冬天,我在北方的某个城市,大雪纷飞,找的是一家小的中介公司,就一间平房,老板坐在屋子里一面生炉子,一面跟我聊,他口若悬河的向我推荐了许多工作,每个工作都被描述得十分诱人,不过就是很难说服我掏出八十元中介费。不是他说服能力差,而是因为我实在囊中羞涩,其时,我父亲因为生意失利,家中已相当艰难,我始终不肯管他要钱,每次给他写信的时候都只告诉他在学校很好,有贷学金和助学金,生活不成问题。但是实际上,我当时已经欠了同学不少钱。系里的老师看到我眼睛都怪怪的,很多次提醒我说同学的钱也是他们父母的血汗钱,希望我不要利用同学对我的信任,借人家钱不还,那样会把同学害得很惨。闪烁其辞间,隐隐约约指责我像个骗子。这使我的自尊心受到很大伤害,也为我此后退学坚定了决心。
  我们学校虽然说是重点大学,但是在重点大学里实在是根本就不值一提,学生的助学金每个月才21元,这在98年也是相当少的。根本不能保证吃饱饭,所以我当时基本上都是饱一顿,饿一顿。学校为我申请了每个月100元的贫困生贷学金,不过这也是在入学后将近四个月的事情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昆明经济论坛

© 2017-2018 guozilianm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