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谁主沉浮?

网容乃大 发表于 2005-06-01 22:15:00 | 打印
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谁主沉浮?
  
   当年读书时,有一次杨小凯教授来做讲演,主题大致是新兴古典经济学及中国当代经济问题。当时笔者不揣冒昧,曾向先生请教制度创新与技术创新,何者重要的问题。先生当年的答复已记不清,但这问题却一直挥之不去;而天妒英才,已无机会再向先生请教了。
   一直以来,有两种关于历史(经济)发展最终动力的不同观点。一派认为技术创新最重要,其所钟爱的例证是技术创新对工业革命的巨大推动作用;而另一派则认为制度创新更重要。曾获诺贝尔奖的新制度学派主将之一,诺斯在其《西方世界的兴起》一书中认为,制度创新是比技术创新更重要的增长要素。他们常举的例子有专利制度对于技术创新的推动,以及经济体制改革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巨大促进作用。
   就中国过去二十年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的实践看,人为设计和自发摸索的制度变迁,是决定转变成功的最关键因素。体制改革本身,也成为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动力。过去二十年我国的经济增长,更多是制度变迁的成功,而非技术创新的成功。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
   但过去的成功并不代表未来也会如此。对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而言,体制改革能保证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吗?其边际效益会递减吗?未来是否需要新的增长动力?
   以上这些问题,不仅具有理论上的价值,更重要的是,这是关系到中国经济未来增长模式和发展道路的根本性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它们一直挥之不去的原因。
  
  一、技术创新为什么被忽视
   表面看来,技术创新在过去被忽视,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经济体制改革的成功以及制度重要论的胜利。但除此之外,还有更深刻的原因。
   技术创新被忽视的现实原因,是长期以来,我国采取了“以市场换技术”的开放路线。这种粗糙的、未经深入研究就付诸实践的观点认为,可以通过吸引外资、对外开放市场来换取技术进步。自主的技术创新虽然仍然被鼓励,但在客观上,如果开放市场既可以吸引外资,又能够换取先进技术,那么自主技术创新似乎就不那么重要和迫切。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也就被吸引外资所取代。
   在这种思想指引下,吸引外资成为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大量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和高新产业园区作为体制改革的成果被设立,并在吸引外资和促进地区经济增长方面取得了非凡的成功。但这种增长模式与技术创新、模仿和转让的关系并不清楚,也几乎没有对其进行过研究,其对技术引进的促进作用也值得怀疑。
   二十多年的实践逐渐让我们认识到,开放市场的确带动了经济增长,但并未相应换来足够多的先进或者核心技术。比如,很多开发区的外资芯片企业,绝大多数仅仅从事封装、测试等简单工作;其性质,相当于高技术行业中的劳动密集型工序,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其他种种,亦皆类此。在这个问题上,体制改革的成功掩盖了技术引进的不足。
   理论上,这种情况的出现,与世界范围内创新-模仿的技术进步模式有关。之所以会产生国家在技术创新和模仿之间的分工,是由于一般而言,技术先进国要想继续保持技术领先,就必须不断创新;但由于其可模仿的对象较少,特别是某些新兴领域往往是在技术先进国家出现,这时往往无可模仿,或者说模仿的成本无穷大;所以相对来说,自主性创新的成本反而小;如果创新成功,那就会在世界上形成某种垄断,其垄断高额利润足以补偿自主性创新成本而仍大大有余。这是所有世界著名大药厂的生存方式。
   对技术落后国来说,模仿的成本要比自主创新低得多。根据研究,在化工、制药、电子和机械行业中,模仿成本平均为创新成本的65%。而且可以进一步合理地推测,两国技术水平差距越大,模仿成本越低;技术水平越接近,模仿成本越高。这是由于技术水平接近时,可模仿的技术越来越少,而且原创国的防范也越严格。
   落后国必须不断模仿,才能赶上先进国,先进国必须不断地创新,才能避免被赶上。结果如何则取决于两国各自的自主创新速度和模仿创新速度的相对快慢。前者更快,则差距会越拉越大;后者更快,则会发生赶超和“蛙跳(frog leap)”。正因为如此,所以无论领先国还是落后国,在技术进步方面都绝不敢掉以轻心;因此,真正的核心技术,绝不会轻易转移给别国。这是“以市场换技术”战略失败的根本原因。
   技术创新—模仿模式的最新发展趋势是:技术先进国更加专注于技术创新,保留最先进的核心技术和生产工序,而把其余技术含量不高、或技术落后的生产制造环节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去。这样,发达国家的专业化分工就是从事技术创新,而发展中国家则成为产品制造和加工基地。
   于是,技术领先国往往成为创新中心和利润中心,落后国则成为制造中心和成本中心。这是本次全球化下的典型分工模式。在这条全球化的价值链上,创新中心拿走了大部分附加值,制造中心只得到一小部分。由于得到的附加值低,制造中心的企业进行创新,甚至模仿的动力和资源都不足。因此,制造中心往往依靠拥有大量工资水平很低的体力、甚至脑力劳动者来保持这一地位,但技术差距将长期保持,赶超先进国家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技术创新对制造中心经济增长的意义,也就必然不如资本投入和低廉成本更重要。遵从这种分工模式,在理论上是正确的,在实践上也是暂时成功的,但却永远剥夺了制造中心可持续发展以及赶超的可能性。
   制造中心的增长模式必然偏向于使用便宜的劳动力和资本,而忽视技术创新的贡献。在这个意义上,所有的东亚国家(韩国和日本除外)的发展模式都相似。韩国和日本的经验表明,国家力量始终应对技术创新承担重要责任。落后国在技术上的赶超,不能依赖市场化的改革。但在市场化取向的体制改革背景和制度最重要的语境下,这种观点显然缺少话语权。
   大量外资的进入,客观上强化了我国作为制造中心这种自我认同的定位和经济结构。如果企业能通过使用便宜的劳动力盈利(尽管利润微薄),其技术创新和模仿的动力会很弱。因此,长期倚赖劳动力低成本的经济增长,会使经济结构扭曲并忽视削弱知识和技术的积累。这是一种“路径依赖”。对技术创新的忽视也是一种“理性”的忽视。
  
  二、技术创新为什么重要
   在创新中心(利润中心)--制造中心(成本中心)的世界经济结构中,我国劳动力众多,成本低廉,是一个典型的制造中心;同时技术创新能力不强,基本上在全球产业链中处于末端低位。在一定历史时期,成为制造中心与我国的国情是一致的,也是我们的明智选择。这其实是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力量后,专业化分工的结果。这种分工,充分发挥了我国的比较优势,也是我国过去经济持续增长的根本原因。而经济体制改革,则对我国经济从与世界隔离,到成为世界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再到发展为全球最成功的制造中心,作出了重要贡献。
   制造中心虽然充分发挥了专业特长(劳动力资源丰富),但这并不足以保证其经济的持续增长。一旦资本投入减少,这种模式就会失去增长的动力。克鲁格曼所描述的“东亚经济奇迹的危机”,在本质上,就是对东亚制造中心的经济发展缺乏技术含量支持的批评。可以说,制度的成功,并不必然意味着在技术上的成功和经济的持续增长。
   制造中心经常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贸易顺差的积累以及由此产生的货币升值压力。货币升值对本来就只获得微薄利润的制造中心来说,是非常严峻的考验。
   我国虽然劳动力资源丰富,但除此之外,其他资源,如矿产资源、环境资源都极为短缺;这些资源的价格在我国都极为昂贵(如果合理定价的话);从长期来看,制造中心的粗放生产模式无法承担这些稀缺资源的成本。
   因此,无论从什么角度看,我国已经面临的人民币升值的巨大压力和资源短缺的困扰,都对制造中心的地位,提出了挑战。
   在这种情况下,唯一可行的增长模式,就是成为创新和利润中心。因此,必须高度重视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切实转变增长模式。
   本世纪前二十年,是我们发展经济的黄金时间窗口。在那以后,老龄化将成为沉重的社会压力。如果说过去二十年我们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等制度措施,通过成为一个成功的制造中心来实现,那么可以说,未来二十年的经济增长,就必须依赖技术进步,通过成为创新与利润中心来保证。这是更加艰巨的任务。
  
  三、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谁主沉浮?
   在本质上,从制造业中心转变为创新中心,是一种非市场化的发展路径,因为与世界范围内专业化分工的原理不符。完全依靠市场经济自身的调节,并不足以保证这种转型的顺利实现。韩国与日本的发展经验也表明,在当今的世界经济分工中,任何成功的转型,都是国家力量大力支持与企业努力相结合的结果。人民币升值可以给企业施加强大的技术创新压力,但企业因为利润微薄,缺少足够的资源。因此,必须重视国家在技术创新中所起的重要作用。
   在这个意义上,强调技术创新似乎与市场化取向的制度创新有冲突。但我们认为,重视国家的作用,并不是开体制改革的倒车,也不是希望回到计划经济和国有体制。恰恰相反,只有在经济体制改革取得成就的基础上,国家在技术创新中的作用才能正确、充分地发挥;这是一种螺旋式上升的过程。二者完美结合的关键,是国家坚决退出不该进入的领域,而负起应该承担的责任,比如技术创新。
   从面向未来的角度,我们相信,在继续推进体制改革的同时,技术创新将在今后为我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发挥极为关键的作用;二者都不可或缺。如果不能充分认识到这一点并采取得力措施,象以前推进体制改革那样推进技术创新,我们就将犯下历史性错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目前是制度创新的关键阶段
  制度创新并没有完全取得成功,一个成功的制度应该是不断发展不断发现问题,不断解决和完善的,但是目前中国现行制度还存在许多问题!
  
  技术创新与制度创新并不对立,制度创新一但成功,更将成为技术创新无穷的推动力!
  
  中国几乎拥有无限的人力资源,在历史上,中国工匠的技艺水平是十分值得称赞的,各国历史上都有记载,目前重中之重还是人才培养机制和使用机制上比较落后,制约了发展,只有制度创新解决了这一问题,在人才培养和使用方面发挥了作业,技术创新就是指日可待了!当中国拥有的技术人员和科技人才的总数量都比美国或欧洲总人口还多时(当然质量要有保证),天下谁与争锋?
  :)
  
  ---------------- 一夜情热线 ------------------------
  13456190552
  本人刚与男友分手,夜半寂寞难耐,欲求俊男共度良宵
  拒收短信,女士勿扰
  还是起步较晚的原因
  个人认为:
  楼主没说清楚啊?杨小凯先生针对中国现状难道没主张“制度创新”重要?
  好像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问题。
  制度创新的确仍然非常重要,但本人的意思是:仅仅依靠制度创新,已经不能象前二十年那样,使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只有在制度创新继续完善的基础上,依靠市场的力量与国家的力量,争取制度创新的突破,才有可能在未来二十年,实现持续增长.否则,只有制度创新,将很有可能形成印度或巴西那样,制度很健全,技术较落后,贫富很分化的社会.这种模式,对中国而言,是不可接受的.
  技术创新也不等同与人力资本;微软研究院在国内招了很多人,也得到了很多结果,但这些技术创新与我国经济关联很小.就制度的进步而言,这对个人选择而言,绝对是进步,但与国家经济无补;关键在于平衡.
  杨小凯先生非常强调制度创新的重要;这是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
  其实中国的制度也已经写的很全了,不过执行的乱七八糟,人大不能代表人民的意志,也不能监督政府。
  关键还是执行的问题和全民素质教育的问题。
  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相比之下,制度是技术的温床。很难想象一个制度严重阻碍生产力发展的环境会让技术创新得到发展的空间。
  
  很多的结果都是规则决定的。这就是制度经济学的真正含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昆明经济论坛

© 2017-2018 guozilianm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