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融资——浙江重型企业倒闭的罪魁祸首

Hero_Chen 发表于 2008-11-24 13:09:00 | 打印
2003年之后,浙江许多的企业开始考虑将自己的企业总部挪到省城杭州,虽然浙江大多数的城市经济发达一点也不逊色于杭州,甚至在许多地方还超越了杭州,但是有一点却无法置疑的是,就金融环境而言,杭州无疑还是遥遥领先于全省这之上,于是许多企业为了能够改善融资环境,开始将总部都往杭州转移。

  杭州,是个秀气的城市,山水与城市,历史与现代,人文与现实结合的相得益彰,无处不透露出这是个精致大气的城市,虽然毗邻上海,但是在金融环境上却一点不逊色于上海,全国基本上的银行虽然在上海开立了分行,却依然会选择在杭州再开设一家,全然不顾两者之间的距离不到250公里这个事实,更能显示杭州金融实力的几个数据是,杭州任何一家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远高于其他地区的分行,哪怕他在浙江的市场占的份额再小,他依然能表现于他在他系统的领头军的优势,至少在过去的八年多时间里是这样的势头,汇丰银行2005年开设分行不到半年就宣告盈利,据说这是他们在中国开设的分行里最早达到盈利目标的一家分行,而同时开业的其他家外资银行也是如此。
  
  另外一个数据是四大行的系统排名,工行浙江省分行在系统排名多年连续第一,被评为样板行,而建行也同样如此,2007年度,也成为全国系统排名第一的银行,农行也是如此,可以说除了中国银行外,其他三家银行的排名都充分表明了浙江不但是个经济大省,更是个金融大省,而这个大省里,杭州是最为举足轻重的一个城市。
  
  许多企业,怀抱着找钱的目的来到杭州,但是对于如何找钱并没有想到有什么很好的办法,很多企业从尝试着做过贸易赚钱开始起步,但是他们很快发现通过贸易本身的盈利不但风险很大,更重要的是赚钱速度太慢,根本无法快速实现融资的目的,于是大多数企业将到最后都放弃了做贸易的想法,而只是将贸易作为一种融资的平台,也就是以贸易的方式变相获得融资,这种方式其实本身并没有问题,但是事实上这种融资模式却让大量的浙江企业一夜间崩塌,而又犹如饮鸩止渴一般,所有的企业都不能停止。
  
  过去的几年里,贸易融资作为一种有效的融资途径让大量的贸易流通型企业获得超过自身承受能力之外的大量资金和额度,帮助浙江的许多贸易型企业获得了快速的发展,一家不到500万注册资本的公司可以拿到近3个亿的额度,这在许多地方都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而事实上的确如此,只要有足够的贸易业务的支撑,理论就可以拿到相应的融资需求,这就是贸易融资能够突破企业自身限制的一个有利条件,也就是基于此大量的企业不惜一切代价做大流量,做大贸易量,就是为了能够获得有效的贸易融资额度。
  
  从过去的几年情况来看,贸易融资虽然比较普遍,但是因为理论上可以控制贸易流程,同时监控货款,因此相对具备隐蔽性,所有它所隐含的风险很大程度上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揭示,一直到2008年初,关于贸易融资这种虚假贸易,真实融资的情况才开始大范围的揭示,然后逐步引起银行的重视,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这么理解或许会更好,在宏观形式一片看好的情况下,银行自身也有意思的淡化风险,并没有太多意愿进行风险揭示,也就是说即使知道有风险,只要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就可以。因为,在银行业务压力面前,许多银行从业人员从心底深处还是将风险考量让步于业务,因为到年终银行是考核业务,而且事实上也是,在大环境普遍看好的情况下,风险也的确被掩盖掉,并不容易得到显现,即使显现了,也很难让业务人员有想法彻底退出,面对着每年要求百分之几百的业务增长,业务人员在企业面前,逐渐成为波动角色。
  
  而利用贸易的名义,许多大量的开立远期(一般都为90天)信用证,从国外进口大宗原材料然后在国内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进行销售(因为远期信用证目前在国内仅收取开证手续费,除此之外无其他费用,因此损失部分就可以理解为融资成本,一般行情情况下融资成本一般在年息20%以内,虽然较高,但是相对于浙江一路高涨的民间借贷成本而言,还是属于较低成本的融资),从而套取了90天左右的资金使用期限,到期之后,归还之后再进行开设信用证,循环使用,从而使资金得到了延续使用的可能性。
  
  利用这种方式,企业从中得到了大规模的融资,这些资金大都投资在了一些长期固定资产项目之内,还有一部分资金通过集团内部资金关联交易,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去向,同时利用自身额度,他们还可以通过代理进口来变相的给其他企业融资,从中收取较高的代理费用或者额度使用费,赚取较高的收益。
  
  在经济形式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应该说在2008年前,整个浙江省虽然偶尔有业务风险出现,但是就贸易融资的发生额和逾期金额相比,坏账率还是非常的小,要远低于不良贷款率,的确表现出了所谓的较低风险业务的特征,更多的原因主要还是由于该类业务有一定的载体和渠道交易的特征,能够一定程度上规避风险。
  
  这种融资模式还在浙江绍兴地区得到了非常广泛的应用,基本上在00年初,绍兴地区就已经开始使用这种模式进行融资,例如道远集团的四海化纤,这家最早购买商务飞机的企业,利用该模式进行了大量的融资,四海化纤的PTA一年产能不到40万吨,但是从其进口PTA的量来看,却达到100万吨之上,也就是说大约有近60万吨的PTA是在市场上销售掉,而非企业自身需要,反过来而言,像四海之类的企业通过大量的进口PTA给自身和他人融资,这就很好的解释了PTA市场为什么多年的萎靡不振:大量的融资类PTA在市场上以远低于成本的价格进行销售,从而大量的拉低了PTA的市场价格。
  
  除了PTA之外,还有铜、镍、铝等有色金属,由于其价格金额较大,同时用途广泛,市场巨大,容易销售,所以也被作为贸易融资的载体出现,浙江许多进行此类产品交易的企业,以帮助企业融资的名义四处兜售这种融资模式,从中赚取高额的收益:他们帮助企业安排好货物,一般都放在保税区,这样节省了货物运输时间,可以节省成本,然后让企业通过银行开设信用证给他们的境外公司,单据达到之后,银行一旦承兑,他们就安排转口或者别的方式帮助企业将这些货物再转卖给他们的另外一家公司,从而套出了资金给企业。他们拿到的是银行信誉做保的信用证,几无风险,银行成了类似模式下最大的风险承担者,收益却最小,基本上仅为信用证金额的千分之几。
  
  为什么银行会做这样的事情呢?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但是有一点各家银行的趋势是相同的,对于中间业务收入的考核。目前银行收入80%以上来自于利差收入,各家银行因此都将中间业务收入作为努力大幅度发展的重点发展目标,而缺乏很好的中间业务收入产品的情况让各家银行都将着力点放在了国际业务之上,国际业务目前是银行创造中间业务收入的最大产品,尤其在浙江这样的进出口大省,中间业务收入中国际业务占了90%以上的比重,主要来自于手续费收入、结售汇收益等其他一些资金产品的收益,在各家银行都日益竞争的情况下,许多银行都在国际业务收费上降低标准,导致了纯粹的价格竞争,同时还对风险相对控制较为宽松,都普遍认为有贸易载体下的融资风险相对较小,从而在额度审批上相对会较为简单,而事实也的确如此,相关的报道也反映出贸易融资的风险的确相对于流动资金贷款而言要小,但是前提是贸易融资项下的资金要得到有效监控,而刚才提及的模式已经非常明显的偏离了贸易融资的本来的目的,变相的变成了短期流动资金贷款,于是问题就出来了,笔者认为主要集中在前面所论述的:融资成本的不确定行和政策环境的不确定性。
  
  融资成本的不确定性主要是指由于进口的产品的价格具备不确定性,使得其在国内销售的价格也是每天进行变动,由于从进口到国内销售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该段时间内大宗原材料的价格瞬息万变,随时会发生变化,使得成本也常常会有变化发生,一点成本过高就会使得融资也具备不确定性,而对于任何一个企业而言,资金是持续的,一旦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哪怕资金的临时性拖延都会带来较大的问题。在2008年原材料的大幅度跌价的过程中,这种模式的成本一度高达50%以上,原因就在于许多原材料进口价格和销售价格相差有一倍之多,但是企业使用贸易进行融资犹如饮鸩止渴一般根本无法停止。
  
  另外一种不确定性来自于银行和国家宏观调控,贸易融资最长期限一度达到180天之久,但是随着宏观调控的日益加紧,同时外汇政策的日益改变,以及银行对贸易融资的关注,使得期限不断被压缩,最终目前基本上定在90天之内,期限的缩短,对于企业意味着成本增加的同时,也意味着延续性也成为不确定,180天的情况下,企业一年只需考虑两次周转,而90天的情况下,就需要一个季度就要考虑是否周转的出来,如果资金归还到银行之后,银行出于风险的考虑会在大势不好的情况下收缩额度,不让企业继续开证,直接导致企业的信用收缩,动辄几千万的现金流无法持续,如果在正常贸易的情况下,并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有钱多做贸易,没有钱就少做贸易,但是在纯粹是套取信用的情况下,就变成了非常严重的问题,为什么呢?因为大量的资金已经实际上被提前予以使用,套取出来的钱已经被投入到了大量的固定资产建设之中,例如房产、例如基建类项目,企业归还信用证项下的钱很多时候都只是为了临时周转而从大量的民间借贷资本掉头拆借而来,一旦无法周转出来,一切就崩溃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这种融资模式还在浙江绍兴地区得到了非常广泛的应用,基本上在00年初,绍兴地区就已经开始使用这种模式进行融资,例如道远集团的四海化纤,这家最早购买商务飞机的企业,利用该模式进行了大量的融资,四海化纤的PTA一年产能不到40万吨,但是从其进口PTA的量来看,却达到100万吨之上,也就是说大约有近60万吨的PTA是在市场上销售掉,而非企业自身需要,反过来而言,像四海之类的企业通过大量的进口PTA给自身和他人融资,这就很好的解释了PTA市场为什么多年的萎靡不振:大量的融资类PTA在市场上以远低于成本的价格进行销售,从而大量的拉低了PTA的市场价格。
  
  大家从这点基本上可以得出结论:华联三鑫是死在自己人手里的,因为他生产的PTA,根本无法跟融资类的PTA价格相抗衡,融资类的PTA产品根本不是在卖产品,而是在套钱,这就直接导致他的产品大量挤压,无法销售,最终在今年铤而走险想通过期货市场推高市场价格,进行最后一搏,结果以失败告终,最终在2008年10月6日,宣告重组!
  /
  浙商普遍缺乏资信,诚信度不高,我们银行都不敢借给他们。而且他们有普遍有一种很严重的“贸易”心态,做什么事情都是短期行为,所以不太适合于比较复杂和管理要求高的行业。
  
  
  浙江商人的诚信度应该经得起考验,说他们诚信度不高,我个人觉得有待商榷。
  拜日教这个人如果不是所谓的网特,那么就是个疯子
  收藏
  
  LZ这篇文章很专业,很有水平,应该是银行内参吧。
  
  绍兴的华联三鑫目前涉及到的公司担保很多,影响很广,不仅涉及到绍兴县本地企业,也涉及到周边如:萧山等企业。如果这家企业倒闭,势必引起浙江乃至全国的多米洛牌效应,因此当地政府及银行只能极力挽救。
  
  越来越觉得:金融 = 邪恶,
  现在有点理解
  
  互保,也是另外一个毒瘤,我也准备再花大量的篇幅重新写一篇。
  不知有没这类企业套取银行资金炒房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昆明经济论坛

© 2017-2018 guozilianm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