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经济现实看---破局当在规模性开放投资领域

普欣 发表于 2013-09-05 18:00:00 | 打印
  在中国,主要的问题是投资渠道问题,多年来一直感觉很窄,这最关键体现在一个消费方式问题上,上世纪末,走出了短缺经济,后就一直在千元级产品上徘徊,但这些东西是有一定的更新周期的,尽管家电作为城市已经饱和,但农村的真实需求还是被收入限制,就是真实的购买力不足,这样就导致一系列的维持家电一般产能问题的努力,一个方面提高质量开拓海外市场,一个方面通过生产核心技术的进步,和规模的提高,减低成本,采取降价销售,故此按照现在的水平,对家电一类的东西基本达到了城乡一体化。

  这一部分的经济格局和配置应该说是合理的,包括后来的IT消费行业,基本没有了消费固化范围,走向了泛化,这也是一个合理的投资方向。当然教育投资,即产业化的格局有道义和社会责任方面不合理的地方,但面对中国人口庞大的问题,基于全民教育格局,还是有现实需要的成分,但总的来说,在这一块的投资还是是是非非,也是很有门槛的。再后来就是汽车产业的聚合,曾经是我们落后西方社会经济富裕程度的一个标志,但经过世界经济的整合,也在很短的时间改变了格局,显然在这个行道,一则是高密集技术产业,还是有很高的门槛,再者就国内汽车行业,国外所占的生产成分很多,尚未形成独立的全方面的国产化,在国内没有形成固定的产业就业收益格局,感觉支撑西方百年之久的行业在我们国内也是暮气横秋,尽管马路上跑得车辆都接近饱和,但依然未彰显支柱产业的功效。

  一句话,客观分析中国经济模式,不是很强势,也没有相对世界格局固化,总是一种风雨飘摇的感觉,故此一切直接投资和资金融入股的东西拿到中国都有些变味,不伦不类的。短期投资问题不足以全面性的解决社会资金的出口,更不符合全民的利益。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社会资金沉淀是民间民间,不能很好的安排去向,这是发展三十多年来最具突出的特征。当储蓄太多的时候,同样还是投资渠道的限制,只能安静的躺在银行,在整体社会经济不能很快增速的情况,显然是一种负利率,导致货币的缩水,对接外汇的贬值,无疑这是一种更大的压力。记得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就为高储蓄很是担心过,总以为是一只睡着的老虎,一旦发威,很是无奈。

  就是这样的状况,关于中国投资的方向,一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当然后来的住房分配改革,由福利分房到市场购房,应该说消化了相当一部分贮蓄,就为此有了城市化经营理念,对城市的建设,由原来的国家主体投资到了局域自行解决,无疑这在当初也是很正确的。在08年之前的十余年,尽管住房已经走向了市场化,但相对的来说还是都是理性的,任何一方所做的实际行动都符合经济现实和市场规律的要求,具有很高的粘合性,也在很短的时间就社会建设问题来了一个飞速。这个时候应该说是贮蓄的转化,银行也没有介入在当中,应该说是当前实在消费,就整体经济来说是合理健康的。

  鉴于经济内涵型的萎靡,开拓中国持久稳健的消费市场,再延伸到一个理性事关全局的投资领域一直是经济学界慎密考究,而又面对现实主流技术的徘徊,感觉无法突破的问题,既体现不了稳健的投资方向,当然就没有好的效益。针对成熟的市场经济,一般投资都是多元化的,涉及股权及参与经营和不涉猎主体经济等多种模式,对非经营投资模式最直观的标志就是股市和基金等理财,这在西方市场经济中都很泛化,同样在社会收益上也居于一定的比例,就是说有社会一般性均衡利益特征。

  但我们的经济脆弱,特别市场主体一直不丰富不坚实,一旦有一种投资获得最原始短缺化的绝对收益后,必然是一哄而上,这无论在实体投资还是虚拟衍生投资当中都很明显,比如上世纪的彩电,冰箱及VCD等家电行业都出现过饱和后的洗牌甚至削价后的自行毙命等残酷的历程。就虚拟投资,本世纪的股票更明显了,大盘指数由接近7000点回落在2000点,至今还在熊市,再要雄起摇摇无期,就连基金都背离了稳定的收益,也存在血本无归的局面,为什么,就是跟风和一哄而起,既就是再具有前景,再具活力,也经受不了弹性过度的损坏,这都是例证,说透了活动空间太小,终保持不了清新的空气。

  其实要说房地产,也是和这些投资一样,现实所有问题,特别敏感性政治化的标签,就是过度纵容的结果,这一点更明显,比如所体现的一系列特征完全证明了这样的逻辑,说透了没有按照市场经济做事,调控起到了助纣为虐的作。一度时期都是:一全民全行业热衷房地产,二虚拟货币资金无限量的投入,三政府依托房地产达到六成以上的土地财政,自然导致这个行业处于崩溃边缘。

  当然这里不再斥责房地产不良政策,而是用这样的事例说明投资渠道狭窄的问题,笔者在07年就写过《浅析房价无限上涨》的文章,明确说过,诚然有城市化进程的规划优势和再造极差地租问题,但面对中国经济投资急剧狭窄,全民热衷房地产更是上涨的一个理由,所以开拓投资渠道对中国显得特别重要,特别是社会游资热钱累聚,广义M2从千年之初的十位数达到现实的百位数的,几乎是500%增长的情况,货币资本的趋利性自然就会变得炒作起来,玩起货币资本游戏,加剧社会财富分配的一边倒,那么如何羁绊住这些这个具有蠢蠢欲动的社会资本的副作用,显然房地产是一个很好的蓄水池,但它的作用已经达到临界值,已经危害社会,故此如何按照经济的手段驯服社会热钱这匹野马成了现实状况下的又一个难题和特色。

  寻求新的蓄水池其实就是重新启动经济的问题,当下在明显的经济下行的时候,纯经济学的角度讲,新的经济增长点在哪里其实比什么都显得迫切。多少年一直在争论投资领域是否放开问题,固守着国有控制一块,感觉还是坚冰,即便是放开的也是在外围转,比如铁路、公路、水电能源重大项目和金融一块,其实这些领域都是属于中长期投资,回报周期长,但最终利益恒定,出于投资门槛高的缘故,也不会是无序竞争。从中国现实看完全是垄断的,就现在的规模和西方相比仍然有很大的缺口,故此投资的空间还特别大,而就现实的运营看,看似国有,其实全民感觉利益很模糊。

  事实就从长江最大的截留发电项目看也是成了利益集团的,就从当初的发行股票上市的持有上,很明显的倾斜到个别人身上,不能兑现当时所谓的全民电价受益的承诺,不仅仅这个项目如此,任何一个能够垄断的项目都是一个利益圈子了,早都没有了社会公益的概念,反过来凭借国家的旗号套取补贴,这个已经很公开了,绑架国家的意识日渐严重。故此在这一块再没有必要固守国家概念了,就是垄断和利益圈子的形成导致社会分配无序的另外一个原因,比如石化石油系统,就是一个独立王国,不是因公而稳定了社会,相反是因为垄断加剧了社会分配畸形,故此这个概念得大改动,不再成为敏感话题。

  任何一个国家的企业都要服从一般的社会利益要求的,就比如西方国家,那些跨国公司并没有说是私营的而为所欲为,现在一比较,感觉他们的社会公益性和责任性比我们的国有企业还要好,故此没有必要做为一个敏感问题继续推行垄断,应该超越这个意识领域的限制,超越这个羁绊,做好必要的监控,建立好投资收益模式后全面启动,将是一块很大的蓄水池,这就是说,除过军工核心领域外,社会所有领域当理性放开。

  如此布局,坚实努力,打破现实垄断,社会游资的出路,老百姓的投资问题都会很好的解决,固然社会硬件更会上一层楼,在密度上均衡上都有重大突破。这是一个期待解决的问题,也是中国目前经济下行而社会游资胀满现实下,比较理想的突破口,并且具有很长的持久性。其实不仅仅基础重化能源方面如此,涉及社会公权方面的医疗教育等等方面都可以如此,只有通过经济消费多元化投票,才可以遏制一系列方面的特权腐败,凭借自身力量永远只是一阵风,有特权,有垄断总会有寻租的空间,毕竟稀缺,熵的规律会发挥作用,这谁也没有办法,就比如是田地总会长杂草一样。

  如何打开,可以这样设想就拿铁路说事,中国铁道部改为总公司后完全可以上市,形成一个稳定的投资股票市场,特别高铁一块,应该说是最优良的资产,在目前国投较大的前提下完全可以分段出售区间或区域的股权,让民营企业直接或者通过基金理财的方式吸收散户间接投资,这样做,说透了就是将垄断利益的蛋糕给社会分配了一块,这样做这个蛋糕能够做得更大。

  中国高铁完全可以采用这种新模式,依照目前很好的收益,也可以把股票推上去,从实业股着手培养诺干优秀的股票,总体推动中国股市,充分利用好现代金融市场在投资方面的主力军,也是加剧分配公平的一个重要方面,避免社会简单的重复投资,比如房地产现在就已经沦为简单的重复投资,最终许多人还是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的,这个只是时间问题,继续加剧这种状况,也就说是依然想通过这一块拉动经济,国家现实主流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的。

  一切的一切说明该到理性放开多个投资领域的时候了,当然这是针对内资,对外,不管怎么样,国家经济战略主义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取消的,特别是后起发展中国家,但对内,再保守,还停留在国企的概念,只能矛盾越来越突出,未来将是国民企业概念,全民都有权利涉猎于社会资源的开发,政府最大的作用就是监控,享受税收,不再是直接的参与者。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投资渠道少,才能达到二次分配,二次宰割,从而实现汇聚一起的目的。总之一句话,用厚黑学看这些东西,才不会掉坑里!
  
  期望探讨!
  顶,关注中
  ,
  
  每次看你的文章都会有收获。顶
  关于投资,发表些自己的看法。
  中国的问题不仅仅是投资的问题,还包括“话语权”的问题。作为投资者来说,单纯的投资并不能为他们带来收益。以前看过文章,大概是**发电(上市公司)年终巨亏,而公司员工的收入(包括年终奖)惊人,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这种公司的管理能让投资者信任吗?这样的公司存在于股市的目的又是什么?股市难道只是一个“圈钱”的水池吗?
  国内很多企业虽然上市了,但对参与的绝大多数投资者来说,他们没有话语权。当然,正当的话语权不应该牵涉到企业的管理,上市公司的管理是投资者对于管理者的信任,一旦不信任的时候,投资者首先想到的该是管理层的去留,而不是掺和到管理中去。管理层的任免是投资者应该拥有的最基本最重要话语权。只有拥有了话语权的投资才是有意义的投资,而并非现在赌博式的买涨买跌。而区别投资者和投机者在于持有股票的时间长短。
  我想,未来的投资不仅仅是投资领域的放开,更应该有要给投资者一份话语权。
  马克
  感谢大编,谢谢晴天!
  趋势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昆明经济论坛

© 2017-2018 guozilianm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