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忍心去谴责千里扛尸的无奈(转)

非下流经济学家 发表于 2005-01-06 10:19:00 | 打印
没想到会在新年伊始看到如此悲怆、凄凉、惊骇的一幕:为将客死他乡的工友尸骨还乡,湖南民工李绍为和他的同伴先后将死者假扮为醉鬼、病人,欲将死者从福建运回湖南,最终在广州被警察发现制止。虽然李绍为坚信自己“千里运尸”的行为对得起良心,但在经历了警察训斥、死者家属责难之后,他终于承认自己“的确做了一件蠢事
  
    对于我们这些饱享着现代城市文明盛宴的人来说,挑剔出李绍为等人行为中的“不当之处”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了。然而,在否定了他们种种“愚蠢之举”之后,我们能够找到更加聪明与妥当的做法吗?
  
    李绍为他们没有让医院将抢救进行到最后一刻,这的确是“不当”的。然而,对于囊中仅有几十元钱却已为挽救工友负债3000元的李绍为而言,他又能有什么聪明妥当的办法让医院为一个身无分文的民工免费进行寥无希望的抢救?
  
    李绍为千里扛尸返乡,这一惊世骇俗之举无疑是最大的“不当之处”。然而,对于一无所有、游弋于城市边缘的李绍为而言,又有什么聪明妥当的办法能帮助死者实现“叶落归根”的梦?又能指望谁保证一个客死异乡民工的遗体回归故乡?
  
    如果我们了解民工这一社会底层人群的真实生存状态,我们就不得不承认,以上所谓的“不当”、“愚蠢”行为只不过是极端边缘化生存状态下的选择。对李绍为所作所为的一切指责与轻慢,无非是源自于某些人对现实的茫然无知或漠然无视罢了。
  
    我们可以为远方的灾民捐出百元大钞,但这并非意味着我们的道德水平高于那些囊中羞涩的民工兄弟。真正能够评判出一个人道德水平的标尺,乃是这个人愿意为实践内心道德原则而付出的代价———代价越大,这个人的道德水平也就越高。
  
    同乡之谊、朋友之义、死者葬于故里———为了实践这些朴素的道德原则,李绍为和他的工友们付出了常人难以想像的代价:从福建到湖南,辗转千里,没有人、没有任何组织为他们买单,月收入不足百元的李绍为等人倾其所有、用自己少得可怜的血汗钱支付一切费用———即使是最后连回湖南的车票钱都凑不够,他们也没有动用死者的一分工钱……
  
    艰辛求生的民工、被忽略了的死亡、缺位的救助机构,“千里运尸”这个故事里满是凄凉悲苦,唯一的亮色就是李绍为他们四个有情有义的汉子。他们的存在再次告诉我们,道德与善行不是所谓上层阶层的奢侈品,即使是处于金字塔底层的人们依然能够绽发出光彩夺目、颤动整个社会良知的道德光芒。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民工,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们?
  顶
  千里扛尸,违法吗?好象不
  中国的农民真是太老实了,在这样的贫富差距下,我相信没有第二个民族能够忍受政府的做法,太多人无视他们的生活状况了。
  同情中!!!!!!!
  这个社会……无语
  上线,回帖。
  
   2005年第一次被感动
  顶!!!
  感动,感动.................
  看到这个消息后,有感如下:
  在中国国力最隆盛的封建社会里,李君会是被立牌坊纪功的人
  有李君此等人在,深感中国的道义未曾破灭,她还深深地扎根于这个普通的中国人身上,中国有此等人在就会永恒地存在
  何谓道义,我现在也明白了
  何为现在社会的残酷,我也明白了,就凭这些湖南民工的这些事件,所以贪污的官员都得去死,无论贪多少和什么方式贪
  对李君的行为大为感动,也为死者婉惜和庆幸,死得突然和有一个如此好的生死相伴的不离不弃的老友
  对死者家属之后的表现极为愤怒,他们有什么资格对李君的行为作出指责,为你们的死去的亲人出钱治病,负债,带他出来挣钱,为他全尸回家而出钱出力,丝毫没有动用死者的工资和补偿金。什么不通知在深圳的他们,打长途又要花钱了,对一般城市人来说是很容易的事,但你们有没有想以李君的受教育程度和金钱而言,还有那么多费用可以花,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要知他已经为你们即将死的亲人负债了
  对所涉及的雇工老板、当地政府、发包方和社会不合理制度、医院和呵责李君的广州警察致以无限的鞭挞。特别是涉及的有关公职人员和单位,你们收税,当然也李君他们民工一类的血汗钱在内。竟然没有在纳税人有事的情况下提供支援,还好意思呵责他们。养育条狗都会讨好主人,而你们做不到,所以应该是狗也不如吧
  李君等人重情重义,应为世间中国学习的典范,从内心尊敬他们。套用一句时下政权的用语:热烈地开展向李绍为同志重情重义的优良传统作风学习。
  
  注:
  鉴于李绍为的行为,我将视为君子。
  本人就是李君行动失败所在城市的农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昆明经济论坛

© 2017-2018 guozilianm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