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改革之殇看自贸区的命运

普欣 发表于 2013-10-03 16:00:00 | 打印
  就客观而言,任何一个社会变革家多么大魄力和韬略,都不可能做到如同当初设想的完善社会模式,尽管行动上如何努力,舆论上多么造势,其实最后都是在某些方面有所突破,利了一些方面,同时遭致既定模式下别的社会利益群体的反攻,于是改革最终都落在政治即权力和利益的妥协上,形成阳光与流血并存,赞誉与斥骂声同在的局面。就这些变革家的雄心和真实的历程而言,都逃脱不了殇的命运,免不了最终萧萧秋风般的凄凉和遗憾。圆滑和妥协,也不失说一种中庸之道的文化,造就中国永远都难成就的彻底变迁,这一点远不及西方,甚至和南韩新加坡后起国家的魄力都不及,这是文化的痼疾,更是变革成殇逃脱不了的宿命。

  历史上如此,现实更如此,先秦的商鞅变法遭致车裂,北宋的王安石被贬职流放,但不管个人命运如何,社会模式还是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只是遗憾都最终僵化在一个点上,并没有走下去,以至不能改变社会的根本形态,比如中国的封建社会就达几千年就是最具说服力的证据。

  到了现代这个轨迹似乎更清晰,在上世纪60年代面对三年自然大灾害,三自一包等有利于农村休养生息的经济变革就遭到彻底的否定,尔后七十年代末以农村为主,渐渐推行的整体社会经济结构的变革,在主题上是坚持的最久,但也不能忽略过程当中的许多反复,比如九一南巡讲话,就是遏制停滞的不得已举措,应该很明白这是特定人物的强权保证了变革,形成可观的发展空间,如果另做他人,面对已经形成的社会架构,唯一能够做得就是寻求政治的变迁,很显然失去绝对的稳定,丧失既存社会格局尚潜在的巨大发展空间和机会,提前进入社会动荡。

  比如89前后一系列思潮和风波可能引起的另外一种变迁,此变迁和现时代的一种更是汹涌的,借鉴西方社会架构经验,以求得社会根本制度突破浪潮一样,形成现实制度最大化的对立层面和潜在威胁。大理论固然无可挑剔,也在当今整个世界上形成一个模式趋势的背景下,更具说服力。但就国家和民族付出的代价还是太大了,毕竟英国光荣革命还是经济推动和平变迁成功的例子,这是人类最值得推崇的社会交替进步模式,而所有外科式的推进,在消化上还是不够,引来的社会风险更大,比如伊拉克、利比亚,包括颜色革命下的埃及、叙利亚,很难在短时间内做到西方的理想社会模式。这个时候还是想到在医学上中西医之本质区别,要治本,或许中医的渐渐调整机理还是会得到步步为营,尔终取得痊愈健康的可能,然而在外界的刺激下,固守自己还是很难。

  如果说朱时代之前的变迁,是在社会极具短缺背景即买方市场下,大多举措是以政策管制松动口子求得发展的改革,那么在朱时代就开始在口子打开后,形成了一定的社会增量,尔后是卖方市场下,如何进一步有效推动社会增量,即开始按照世界市场架构改变自己一切软硬环境的模式,以求适应并占据应该份额的问题,这就有三国诸葛孔明隆中对,谋取天下的味道,再简单说,前时代是保障生存的改革,尔后就是谋求活得更健康的变革。

  不管后来就其人在某些方面争议多大,在中国经济学范畴,这当是一个真正的里程碑,而之前应该大都居于政治范畴。其实当具备经济基础的时候,才可以有相对平和的政治变革,纯粹的政治变革往往是借助民意通过暴力手段的权力更迭,并不会引发社会制度根本的变迁,就如前面说的,中国封建社会慢慢长达几千年一个模式的事实,反过来在欧洲正是社会经济技术的变迁,比如蒸汽机,电子信息等引领社会经济的巨大变迁,才引发了政治的根本性完善。遗憾这一点并没有多少人在意,殊不知在一个整体还落后的国家,任何一个可能先进的社会秩序制度,就是发声权再大,也只不过是人员不断的更迭,并不可能形成社会根本性的进步和发展。客观说,解体后形成的俄罗斯政权稳固及经济的发展,还是离不开普京的个人能力和威望,不管怎么样选举及位置的变迁,普京实质还是俄罗斯最好的领袖和精神化身,权力一点都没有分散出去。

  但就朱本人理念的践行时间和空间宽松度而言,依然是一个悲剧,纵然主流层面并没有刻意说什么,但对一个思想家,真正具有能力和抱负的政治家,取缔他的舞台其实和灭绝其肉体一样是很残酷的,尽管很平和,还是重新演绎了诸葛武侯出师未捷身先死驱使英雄泪满襟一幕,更有南宋岳飞即将灭金稳操胜券的时候,十三道金牌导致前功尽弃,尔后陷入莫须有,风波亭殉命的悲壮故事。然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一种固有的体制,让你无法再施展!实际上是其人再没有了政治的保障,就是经济举动激烈的迈进,导致一些政治利益的保守者的反对,形成了孤家寡人,于是许多的问题半途而废,在破后尚未立起,形成自己独自担待了不该的历史责任,比如下岗,比如房改,比如当有的市场化进程,他被误认为怪胎的缔造和担责者。

  试设想,按照破和立的统一行程判断,会是怎么样的结果,遗憾历史不允许假设,但后来面对现实更是严酷的局面,答记者问等一系列书籍的出版,从点点滴滴,特别理政的思路及个人人品,还是给出了当有的答案,本来就不应该是如此结局,但历史和现实让他失去了圆梦的可能,让中国失去了在经济界独树一帜的至高荣誉,更让一个国家和民族失去了真正意义上强大和谐的机会。这些书就是一种呼之欲出的呐喊,更是更多人的愿望,通过现实期望落差的加大,更证实了这是一种变革发展的殇,纵没有商鞅王安石的悲惨结局,但那种愤懑和屈辱也不差一二,其实这不是一个人的悲剧,而是全民族,全国家的灾难。

  再后十年当中,特别08年之后的一系列举措,固守累计了更多的社会矛盾,进则导致社会新的分配不公,形成社会撕裂已经是不虚的事实,特别在世界经济发展为主流格局下,做大自己的政府,形成凭借土地收益维持庞大政府格局的局面,导致内部更加尖锐的矛盾,事实上严重掣肘了中国经济的进攻之势,把本该在发展中可以消化的矛盾都固化,并加剧形成了痼疾,导致日益严重的危局,造就了主流层面温和改革发展的难度,无疑增大了潜在对立面的空间和民众支持,这就形成了新的政治危机和风险。故此某模式的出现不是偶然,而就是应对社会扭曲畸形出现的,这不完全是个人道德和职业操守问题,是政治风险的另外一个层面的体现。

  纵然新政的态度是很明确的,但现实的艰难程度远远超越志向的爆发力。无疑现实中国之社会已经面临双重危机和风险,不仅仅是经济下行,正是多重风险,经济的变革难度更大,空间更小。试看看或许还应该推行的农村城镇化路子,调节放水等应该是行之有效,尚有很大空间的经济手段都被过度的房地产及滥发货币,疯狂信用等已经标签化所形成的恶名,造成民意反弹,很难再发挥作用,感觉宏观调控业已形成一个笑话,所有的经济措施都遭致怀疑和抵制,一切当应该的变革和经济措施被扼杀在摇篮中。各级政府不再是经济的推动和社会公平的监护保障者,而是一个自身的利益群体,保障自身成了第一要务,完全成了社会变革的对立面而不是推动和践行者,这都将将奠定再度社会经济根本变迁成殇宿命的可能性。

  关于上海自贸区,现在界定是新政进一步推动改革的试验田,就字面解释很多,但觉得更能够让人感悟到至深内涵,并很容易记得的注解是:新开辟的一块和现行管理模式和运营方式,特别以金融变迁为主实行对抗的板块,一旦成功即将复制推广。这就是说,自贸区的建设,看似试验,实则已经是背水一战,时局早不是改革开放当初的深圳模式摸索着走,而必须是成功,因为面对严峻的现实社会政治经济环境,尚没有很好的办法,假如经济还没有找到突破口,一切固化的矛盾还在加剧,就比如房地产的疯狂,远远超越了民众对新政的期望,但事实这一块已经形成各级政府生存依赖模式,社会投机模式,热钱储存模式,谁不可能一下子刺破资产泡沫,真正刺破就是经济硬着陆,必然是机毁人亡,所导致的社会经济问题必将导致新的暴力革命。

  那么现在试图着力自贸区探索复制,就是从根本上寻找和世界更深接轨的可能,在新的平台新的方式上,消化社会固有矛盾,不能说是转嫁中国危机,至少把这些问题还限定在发展的路上,逐步消化,实质就是倒逼制度改革,释然社会矛盾。从理论上讲这是高明的,也是完备的,对于一个尽管喊叫了多少年市场经济,实际计划经济痕迹还很严重的国度,应该还是有释放的空间,但已经固化了的利益,加之社会最底层由于生存形成的迫不及待,会交织在一起,不可控制的因素还很多,应该说这是国家最难以推行的变革,如此之着力和关注,更有殇的担心,这个时候理想的做法,不回避,必须要有先死而后生的魄力,想到可能殇的结局,才当有更大的政治勇气,防患一切,免得被扼杀在摇篮中,形成新的悲剧。

  前面说了,一开始的改革充其量是制度的宽松,朱时代的变迁是走向市场,懂得市场游戏规则,是技能问题,遗憾失去了政治保障,那么间隔十年之后的再度改革,已经是自己政治保护下经济技能的重大变迁,业已没有退路,承担双重风险。也可以说,这是朱时代经济技能改革的延伸,又是重塑政治形象的过程,就是通过经济放在世界的范围提升和完善与之相适应政治的行为,是经济倒逼政治改革,颇有一些英国光荣革命的味道,即真正的和平之路。

  如此丰富的内涵肯定可以想到更多的阻力和风险,如果没有耐力,如果无惧牺牲,如果缺失智慧,看看历史事例,回顾这三十多年的路程,绝非一举可以成功的。所以当主动想到殇的情结,尔后奋力冲击,超越个人宿命和一切恩怨情怀,放在历史的角度,用尽可能的包容性及刚毅坚韧性,勇敢的担当责任,切不可沽名钓誉,更不可浅尝辄止,曾经记得韩国汉江奇迹及新加坡贸易转型,就遭致更大势力和民众的反对,就是冲击过来了,才有了长久不衰的经济模型,最终获得了民众根本性的支持,对中国既然勇于进一步披露自己,凭借世界平台解决自己的事情,更当有多重心里准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期待指正!
  沙发!
  香港就是一个例子。

  香港自由港还有吗?自贸,可能是自摸吧!

  应该说这是一个大手笔,但现实环境实施起来太难了!
  期望现在的经济掌门人有前前任的魄力,在困局中没有别的出路,唯有杀出去!
  好帖子!顶楼主!
  如果这种质量的帖子,五毛还有胆来喷,那可就真的是自取其辱了!
  
  ,
  
  貌似阻力很大呀。
  是的,这个试验不是那么容易的,能不能搞下去就是改革的试金石,社会阻力的真实写照,这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昆明经济论坛

© 2017-2018 guozilianmeng.com